快来加入豪华午餐

敢爱敢恨的蛇妖和郎心似铁的凡人之间的故事

剪了个小短片,素材太少可能有些地方表述不清,见谅。

这个手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被自己感动到哭,终于能赶上一波热潮了。

感谢玉龙雪山组的友情替身~~~~
@飞扬跋扈为谁熊  @琴我独_204  @微雨溟岚

素材来源:《战长沙》《伪装者》《大嫁风尚》《外科风云》

bgm:《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》 还有两首我不知道名字,随便找的= =开头的bgm在《战长沙》剧里出现过

感谢扬漂亮和夏邋遢的友情出演

大概是得知爱人死去后的少女精神错乱,多年后恢复记忆的故事

顺便说一句……我恨字幕!!!

上来摸个鱼就跑

【刘奕君】【杨紫】花旦扮相兼容性测试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1122693
@飞扬跋扈为谁熊  @琴我独_204  @微雨溟岚

这图p得我是尽力了。。😂中间是不是应该再加个百年好合啥的

【刘奕君x杨紫】杀手【主裴泽/项洛阳x林雨桐/夏燃】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0164944
来不及了快上车~

@柳衔杯 第一眼看的时候,没注意转行那个"子",于是我的目光停留在划红线的地方久久不能挪开23333

无题【周渠x邱莹莹】

@柳衔杯  @微雨溟岚 来啊现代小甜饼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个啥【摊手】

1分钟
……
10分钟
……
已经半个小时了。
周渠翻阅着手上的资料,眼神却不住地落在一旁的监视器上。
不久前,隔壁那个小姑娘就开始在走廊里幽灵似的徘徊,兜兜转转,时不时地眺望着电梯口。
一看就是没带钥匙。
他犹豫了半天要不要让她进来坐坐, 这么干晃着让人看得实在眼晕,连工作都无心继续。
转眼一想,时间近七点,樊小姐或是关小姐怕是快要下班回来了。
算了,没必要做这多余的事。
这一踟蹰,等反应过来,屏幕里那个小小的身影已经停住,靠着墙,头一点一点的。
竟然睡着了。
周渠僵了数秒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真是个心大的。

"咯嗒——"
开门的轻响把邱莹莹从周公怀抱里拉了回来,她下意识擦擦口水,睡眼惺忪。
来人脚步很轻,走到近前,"邱小姐?"
"啊?……诶……周,周先生!
"睡意陡然惊去大半。
"邱小姐,怎么一个人在门口?"
"我?我没带钥匙,在等樊姐和关关回来。"
"这样啊。"
对方不咸不淡的应声,邱莹莹没由来地有点紧张,半晌憋出一句 ,"周先生是要出门吗?"

"嗯……屋里憋闷,出来透透气。"他低头一瞥,唔,脸蛋睡得红扑扑的,眼角泛红,"等了有一会了?要不要……去我那里坐坐。"
这说的什么话。
那边倒也没听出什么不妥,只一个劲地摆着手,"不用,不用麻烦的,我刚刚给关关打过电话,她已经下班啦,就在回来的路上。"
那你还等到睡着了。
"也好。"他点点头,走到窗边。
灯光映出他在玻璃上的倒影,还有小姑娘困顿的神情。
周渠突然发现近日自己叹气的次数与日俱增。
俗话怎么说的,男人总爱用吞云吐雾疏解心中郁结。
他下意识掏出烟,叼在嘴里,火焰"嗒"得从气孔中窜起。
骤然停住。
邱莹莹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。
"周先生,你也抽烟吗?"
为什么用也。
"不。"他想了想,收起烟,"……正在戒。"
不曾想却让对方打开了话头。
"我知道的,戒烟是不是特别难受,以前我爸爸也戒过烟,他就是难受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觉……"
周渠不知该喜还是该悲。
话匣子倒是打开了,但已经沦落到和父亲相提并论的地步了吗。
"他难受的时候就会吃薄荷糖话梅啊什么的。忍一忍就过去了……啊!周先生你是不是也很难受?!"她猛得右手握拳敲了一下掌心,脱下背包,开始翻找,"我记得我这有糖的。"
"不用……"客套的话被出现在面前的棒棒糖堵了回去。
"草莓味的,你要吗?特别好吃。"小姑娘一脸期冀,眼睛清澈得像一汪湖水。
除了关切并无其他。
他顿了顿,接过糖,悄悄地握在手中,柄上还残留着些许温度,暖烘烘地熨帖着掌心皮肤。
"……谢谢。"
"不用谢的,我也没做什么。"她倒是坦然地令人汗颜,"那个,你要是觉得有效果的话,我那还有,等樊姐和关关回来我我再给你送过去。"
他一怔,本想回绝,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一勾唇角,"好。"
见他笑了,邱莹莹不知怎么的也开心起来,脸颊上漾开两个甜甜的小酒窝。
"叮——"一声响,电梯门开了,两人双双转过头去。
来人长发,戴着眼镜,沉静含蓄的样子。堪堪走出来,便被他俩看得一愣。
"莹莹?"
周渠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见身侧某人扑过去就是一个熊抱,"关关你终于来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"
"对不起啊莹莹,是我回来晚了。"关雎儿拍了拍黏在身上的巨型牛皮糖,艰难地冲周渠点了点头,"周先生,您好。"
"你好。"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。
"莹莹别闹,你快下来,周先生看着呢。"
"啊……哦。"这才反应过来旁边有人,邱莹莹吐了吐舌头,有点不好意思,"周先生,那,那我先回去啦。"
"嗯,去吧。"
"周先生再见~"
他目送着两人黏黏糊糊的进了房间,带上门。
空余一室冷清。
盯着掌心的糖果端详了片刻,拆开包装,放入口中。
甜味铺天盖地地压过了舌根苦涩。
味道不错。
他倚着墙,面对着华灯初上,夜色寂寥,推开窗。
被侵袭的凉风扑了个满面。

关雎儿放下包,转头便见邱莹莹趴在猫眼上看得入神,"莹莹你在看什么呢?"
邱莹莹回过神来,在沙发上呆坐了一阵,欲言又止,"关关你有没有觉得……周先生,和别人很不一样啊。"
"没有啊,我觉得他和魏总还有樊姐的老同学给人的感觉挺像的,都挺平易近人的,没有架子。"
"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 我觉得他跟魏总他们都不一样。 他真的很好很好的,跟我说话的时候可耐心了,你没回来的时候他还在过道上陪我聊天呢。"
"这话你早几天前就说过了。"关雎儿伸手点点她的额头,"别胡思乱想了啊,我一会有个视频会议要开,要提前连上线,不跟你聊了。"语罢便匆匆进了房间。
邱莹莹没来得及反驳,抱着手,气鼓鼓的,"就是不一样嘛。"想了想,又补上一句"比魏总他们都要好。"

#小蚯蚓似乎忘了某人还在等她送糖#
#周先生日常被发好人卡系列#
#无论哪一世,年龄永远是周先生最大的痛脚#

本来说好周六放上的,然鹅我今晚一不小心飚了一下手速╭(╯ε╰)╮ @柳衔杯  @微雨溟岚 来来来,湘湘和大老师的结婚梗【刘奕君x杨紫】【周渠x邱莹莹】震惊!失业少女遇上人生春天,邱莹莹或成欢乐颂最大赢家【致青春x欢乐颂】 UP主: 子实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912812

如我

太太发得一手好刀,又爱又恨啊_(:_」∠)_粮真的好好吃

柳衔杯:

@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快来!更一节,你先看着,我继续写,今晚更两节~


王天风✕胡湘湘


(一)


1987年,我五岁。
那年的春夏之交,空气里隐隐约约弥漫着一点躁动,我说不清。当然,或许每个春夏之交都是这样,它们千篇一律地躁动着,远在我察觉以前。
蝉蜕去第一道壳的时候,我跟着娭毑,从北正街搬去一步两搭桥。搬家那天清晨,太阳从东北方乐颠颠爬上屋檐,像只鸭蛋黄,我推着板车吸溜鼻涕,嘟嘟囔囔。
“饿。”
娭毑往我嘴里塞一个糖,好甜,舍不得咽,含在腮帮子左边,直到口里的肉皱缩起来,再动动舌头换去右边。
真甜。


娘咽气时,我脐带尚未剪断;爹抱过襁褓,三两下揭去棉被,掰开我的腿。
可惜。
爹是个下九流,老话本子里俗称一句“妙手空空”,十来岁上没书读,握本小红册子到处“革命”。一同的小兵里有个惯贼,见爹双手灵活,性子乖觉,索性勾肩搭背换帖子,传了他一身本事。 据说这本事是个祖宗的正脉,只传儿子, 娭毑口不能言,打着手势说“损德行”,爹不听。
后来女人死了,娃没有把,爹把这桩事当个报应认了。其后混迹市井,生计无倚,他喝废一双手,终于不知去哪里自生自灭。
娭毑没找,等过三个月,带我出了北正街。


注:“娭毑”,湖南方言,祖母


(二)


早两年,穿着开裆裤那会儿,我见过爹的本事。某日谈笑风生之际,只见爹两指轻并,垂入霍三叔中山装下摆的口袋。
一探一收,无声无息。
“下回带小良来玩啊!”道别时,霍三叔殷殷嘱咐。
一定一定。父亲不迭点头。
忘了说,我叫温良。


得手后的钱,半粮半酒。每每见爹背着米袋说“去趟反资街”我都窃喜不已,只因当夜饭桌上能多吃一勺米是必然之事。
长大后才晓得,都是私粮。
八七年上,反资街又渐渐地叫回了一步两搭桥,街上有个老铁,是私粮买卖的行家,大约活络的人都能当好朋友,爹和他过从甚密。爹失踪后,娭毑卖掉北正街上摇摇欲坠的老房,从他手里买了间小屋,屋子虽小,却齐整得多。
老铁新开了铺子,娭毑与他说好,闲时替他看着,赚两个钱供我们祖孙俩吃口饭。
冬去春来三两岁,铺子生意愈发好,买粮的人也没了当初缩头缩脑的样,我不断抽个子,娭毑又开始发愁。
我曾见她把老铁拉到一旁,打手势询问,哪里有教书的先生。


“不兴先生了,小孩子都去读小学的。”
小学里能认字吗?
“能!怎么不能。还学算术,学画画,学唱歌儿。”
读小学,要交钱给政府吗?
“要哇!一年两百块钱学费,还有些拉拉杂杂的钱……”


(三)


娭毑什么心思,我很晓得。认字明理的人,受尊敬,吃公粮,不干损德行的勾当。
万般好处,就是贵了点。
谁说德行不由钱换?要明理,自然先赚钱。
我托着腮,为自己想透如此大事点头赞许,泡桐树上黄鹂叫了两声,像阵娇俏的边鼓。
我告诉娭毑黄鹂们在叫什么,“赚钱呀,赚钱呀”。
娭毑啐了一口,眼神越发忧虑。


发了赚钱的宏愿,自然要言行如一。我绝非看不上娭毑赚钱的法子,只不过要赚得多而又快,总归是爹更胜一筹。
且不瞒你,我早有“对象”……喏,说曹操,曹操来了。


她姓胡,叫什么我却不清楚,只知道她住在这条街上许多年了。搬入一步两搭桥的第二日,她来买粮,老铁见了,对我嘻嘻一笑。
他告诉我,爹还“抄家”那会子,满长沙大街小巷乱窜。某日闲谈,只道反资街有个老女人,见他要揍“臭老九”,疾走两步上来便拦。
“‘赵老师这么大年纪,你们也下得去手?书给你们撕光烧光了,还想闹出人命吗?要写检查?我替他写!真出了三长两短,你们也是欺侮群众!’呸!臭老太婆,要你多管闲事!”
我爹除了手上功夫,学人情态也是一把好手,老铁没本事,这二道贩子当得状若傻鹅。


我可不是傻鹅。


(四)


我的自信保持良好,直到被捉以前。


彼时,晨雨稍过,石头缝里浸着一丝丝水气,凉意泛开了,散淡的深青色。
像她身上那件棉布裙子。
我也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没成了。买粮,招呼,扯两句闲篇,走近了,两指轻并,垂进去——
被握住。


看了再多猪跑,肉到嘴那一刻什么滋味,不吃终归不明白。


“哎,不好意思,这东西可不能让你拿去了。”发素颜洁的老人,擒着我的手,笑意微微。
她有一双未老的眼睛。
我呆了呆,随即挣扎扭动,却怎样都没法从她手中脱去。这老女人,我又怨恨起来,她从哪学来这邪门法术,教人难堪如此?
她却仿佛看透了我,扬起眉头,按着我脉搏的两指一曲一捏。
我浑身发抖,疼出满头冷汗。
“没喊……”她自语,“倒有三分硬气。”
并非硬气,只是娭毑还睡着,损德行的事儿,别叫她晓得。


浓云半开,露出一弧日影,街面上来往的人多了几个,僵持久了,我怕再也兜不住,只得道:“对不起。”
老女人看了看天,饶有兴味地道:“怎么,做了还怕人知道?”
我屈辱点头。
她一笑,作势松手,我才要抽回,她又一把箍紧:“不行不行,有人跟我说过,‘对不起’这词,脱口得越松快,歉道得也越不实,无心悔过又有何益处?你爸爸妈妈呢?叫出来。”
到底哪个不信人的混货教的这些歪理!
我疼得要哭,只得开口求饶:“求求你,不要吵醒我娭毑……我、我想认字儿……”
“这是瞎讲,认字儿的人偷……”她蓦然反应过来什么,住了口。


她放了我。


(五)


那天的事,娭毑并不知晓,我提心吊胆熬了三夜,老女人没再来过。
大概没事了吧?
反正她肯定也不会来买粮了。


自我安慰到第七天,我算是真正放了心,只是在娭毑面前,总有些直不起背的错觉。
第八天清晨,有人敲了铺子的门。
是她。
心里一阵哀急,我扶了扶门:“您……”
“你娭毑起了?”
“没有。”
她跨进来,坐下了:“没事,我等等她。”


烈马狂驰而去,扬尘也总有落定的一天。


娭毑醒了,两下相见,以为她来买粮,我忍着心虚摇摇头,搬了凳子给娭毑坐下。
甫一坐下,老女人便开口了:“我直说了,您想给她请个先生?”
……哎?
娭毑带着与我如出一辙的神色点头默认。
“我读过点书,不嫌弃的话,我可以教她识字和算术。”
哎?!


我想象不出自己的神情,娭毑更是一脸惊疑古怪。她对这一切仿若未见,只温和道:“老姐姐,我向铁老板打听了您家的情况,才来找您。现在私粮虽然不禁着买,但总归贵一点,我负担着,难免吃力。我想,在私粮的费用里折去三分之一,就当学费,您看行吗。”
见娭毑愣愣地,她微笑着补了一句:“您先想想,不急着,我明天再来。”


第二天,娭毑起了大早,亲自开门迎她。
一个鞠躬,从此,我有了位老师。


(六)


机会难得,我近乎废寝忘食地吸收一切知识。自仲春至金秋,小学一年级课本上的字我已认全,简单的运算也手到擒来。每天早晨八点,我准时出现在老师家门前,傍晚四点离去。
对了,我终于知道她的名字,胡湘湘。


她教认字不只教读写,还要讲讲字的由来;教算术不光记算式,还会变出一幅扑克前加后减;她会教画画和唱歌,也会教伤口包扎和赌牌技巧。
她的家,有整整三大柜子的藏书,柜子很高,甚至顶住了天花板。每个星期日,我帮她打扫房间,都会见她把书架擦拭得干干净净。
我曾一直认为,所有老师,都是她这个样子。


飞光如箭,眨眼是九月初九。都说七七生的娃娃多情重义,不知九九生的孩子,是否长长久久。
老师倒很高兴,清早上课,兴兴头头扎进厨房下长寿面,要我一根吸溜到底。
左右无事,我溜达进书房,想找本书翻,抬眼一瞥,不禁歪了歪头。
书架第三层,放着我曾觊觎过的东西,一只织锦袋子。
袋子虽旧,却十分精巧,袋口结着一段红丝。从前买粮时她取手绢,曾一道取出过。那大约是我见的为数不多的好东西里,最秀致的一样。


那时当即断定,里头一定是钱。
现在想来,只怕里头必不是钱。


这一下勾起好奇无限,忍不住悄悄搬了椅子,踮在上头,伸手去取。
“你干什么?”
身后传来询问,唬得我一抖,袋子“咚”一声落地,那声闷响使我确定了猜疑,当下也不躲闪,直直问道:“老师,袋子里装了什么?”
“你想知道?”
老师在原地站了会儿。
“可以啊。”她说道,走过来从第三层取下一册书,《诗经》。“给你一个星期,把这首讲给我听。讲得好,就给你看。”


接过书来,眼帘中,是《燕燕》二字。


(七)


一周后,书房。


“《燕燕》,出自《诗经》中的《国风·邶风》。”
“唔。”
“它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送别诗,王士禛先生称之为‘万古送别之祖’。”
“不错嘛,王士禛都搬出来了。”老师喝了口茶,悠哉点评,“还有么?”
“嗯,全诗分四节,前三节用燕子春天飞翔的美景,衬托诗人送别的悲伤,最后一节叙述被送人的美德品行。前三节用循环往复的语句节律渲染了悲伤的气氛和情感,令人读来为之落泪……对了,这首诗用了比兴的手法。”
“说完了?”
“嗯。”
老师掀起眼皮,瞧了眼挂钟:“哟,四点了。你回去吧。”
我没有动。
“还有事儿?”
“老师,别装傻了。”我扁扁嘴,“袋子里……”
一声嗤笑。
“‘讲得好才能看’,我是这么说的吧?讲得不好,为什么要给你看?快回去,娭毑等你吃饭呢。”
不好?哪里不好?我细看了《燕燕》,还跑去图书馆查了那么多有的没的……难不成还要我说明白谁送和谁被送?
她就是欺负我。
一个忍不住,我愤然道:“你就是不想给我看。”
书房里静了一瞬。
老师竖起书本磕两下:“你真这么想,我就白教你了。”


(八)


她从未说过这么重的话。
不就一首诗吗?值得这样说?当初说要做我老师的人,是你呀。
委屈像是春耕的泥土,不断被翻上来,黑乎乎的,扎得我心口疼。而她垂眼看着桌面,桌上的《诗经》,正翻到那篇《燕燕》。


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
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。之子于归,远于将之。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。
燕燕于飞,下上其音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南。瞻望弗及,实劳我心。
仲氏任只,其心塞渊。终温且惠,淑慎其身。先君之思,以勖寡人。


“你明明知道,我根本看不懂几句…那些人说的‘送别之祖’,我也感觉不了……燕子为什么要飞,人为什么要哭?他哭什么……他才送了一个人走,他哭什么?他的妹妹那么好,还留话给他,留不住又怎样?我连一句话都留不住呢,我什么都留不住呢……”
脸上热热的,眼前看不清了,话匣子就像魔鬼的盒子,打开就再也关不上,我一把抹开眼前的雾,大声道:“老师是这样做的吗,没做好,也不说为什么,就赶我走?你就是在欺负我啊!我看了那么多看不明白的书,我也没留住你啊!”


我的降生,从一开始就没能留住妈妈;我的爸爸,不要说留话,连送一送的机会,都不给我。
我嫉妒那个写《燕燕》的人,送别是什么滋味,至少他知道。


脸上贴来一双手,帮我抹去越擦越多的眼泪。她的脸逐渐清晰,几分茫然的伤感:“‘有话可留,便足慰矣’,是吗?”
天风,她果然是你带给我的学生啊。


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泪眼朦胧里,手心落入一枚沁凉物事。


“看吧。”


-Tbc-

我自己割的腿肉,不能总让太太产粮,嗯(⊙_⊙) @柳衔杯 我走小言情风的,文笔不行,人物也把握不到位,太太你随便看看吧>3<。顺便表白太太,你的粮真的吼吼吃!!!
虽然晚了点,但还是祝我爱的cp情人节快乐!!❤ ❤ ❤
一个没头没尾的粮,让逻辑啊文笔啊OOC啊什么的全见鬼去吧
配套视频【刘奕君x杨紫】【王天风x胡湘湘】【伪装者x战长沙】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457029

"干什么啊你!不许过来!你再过来我就,就,就……"
"就什么?"他理了理袖口,漫不经心地闪过飞来的水杯,戏谑着又上前了一步。
都说茶园巷胡家双姝艳冠长沙城,姐姐确是清丽婉约,宛若临水照花,但这妹妹……王天风轻嗤一声,艳冠看不出来,这熊劲儿倒算得上是一绝。
地上已然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的残骸,湘湘左右环顾,见手头再无可扔的东西,一个激灵转身就跑。
不错,倒还知道打不过就跑的理,也不算一昧蛮干到底。
"你打算跑到哪去?"
"哇呀——"
他跟拎鸡崽似的一路提溜着爬窗越狱未果的某人落回椅子上,小姑娘坐稳了,缩到一边,低头整理凌乱的斗篷。
他垂眼看着,有点好笑,"这时候倒知道害怕了?"
她也不理他,嘴里不住叽叽咕咕的,饶是他耳力好,也只听了半截,"……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,有能耐上战场杀敌去……"
"……你与我认识不久,怎么知道我有没有上过阵,杀过敌。"
小姑娘猛一抬头,瞪大眼睛,"你,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啊!"
"怎么,敢说不敢让人听?"
"我?我有什么不敢的。"
"是吗。"死鸭子嘴硬,他踢开脚边的花瓶,拉过椅子坐下,一脸兴味,"说来听听。"
"好啊,那我就跟你好好讨论讨论。"她腰板一挺,脖子一梗,便直直对上他的视线,"这位长官——"
看这样子倒还来劲了。
"作为一名身强力壮的军人,你不好好上战场杀敌报国,反而跑到这长沙城里以势压人……那日我说了你两句,你非但不知悔改,反而怀恨在心,借此机会公报私仇,以权谋私,是也不是?"
"公报私仇,以权谋私?"他一掀眼帘,湘湘吓得差点跳起来,嘴上却不依不饶地强撑着,"干,干什么……是你自己让我说的……"
"你这张嘴倒是挺会颠倒黑白的。"他一手搭在椅扶手上轻轻敲击,身子前倾了些许,"那我也同你说道说道,这位小姐……一者,那日你在大庭广众下公然顶撞长官,我不与你计较也就罢了。二者,擅闯军事禁区……啧,本事不小,还知道躲在军用货车里进来,脑子倒是灵光。"那厢小姑娘听到最后一句两眼放光,苦瓜脸秒变骄傲脸,怎么也藏不住,脑门上就差刻上"我很聪明"四个大字,他甩她一眼,"没在夸你。"
"……哦。"瞬间打蔫。
"单这一条,就够关你十天八天禁闭的。你说说,怎么就公报私仇,以权谋私了。"
"我又不会泄露机密……"不死心地继续狡辩,"反正你没权利抓我,你,你就是记仇。"
"那——再加上一条,"王天风站起身来,一手搭上湘湘的椅背,俯身对上一双瞪得溜圆的眼,"辱骂长官,算不算?"
"你你你……你监视我!"
"哼,还用监视,就差给你个喇叭到处嚷嚷了。"
"我没!"在充满威慑力的目光逼视下,她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几不可闻。"我真没……"
"没有下回,记住了……骂我不行。"他顿了顿,见她眼里写满了不服气,还要装作服软地点头,心里定是不知将他骂成了什么样,也不恼,只凑得更近了些,声音低沉,"腹诽——更不行。"
得,被完全看穿了,小姑娘气得一扭头,不理他。
她侧着脸, 纤长的睫毛半阖着琥珀色的瞳孔, 阳光透过窗子打进来,映得少女脸上细细的绒毛纤毫毕现。
凑近了看,确实是个美人胚子。
两颊肉肉的,还有些婴儿肥。青春旺盛的气息从这具躯体中弥散开来,引人采撷。王天风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颤,指尖蔓延出一种空虚感。
这种感觉很是陌生,但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,危险至极。
他起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,从那蓬勃的气息里抽身而退。

"听说这俩日送来的饭菜你都没动,不饿?"
那边传来的回答闷闷的,"……没胃口。"
"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饭怎么行。"他伸手扣了扣桌面让她回神,"吃饭去吧,一会我送你回去。"想了想,又柔声补上一句,"往后做事,不要总由着性子。"
毫无回应,似是还在气头上。

"走吧。"王天风打开门,转头看见湘湘依旧坐着,低着头不知在琢磨些什么,他也不催促,径直走出房间。

没过一会,便听得身后有人小跑着跟了上来,呼吸轻软微喘。他顿了顿,放缓了脚步,在无人看得见的地方轻轻笑了起来。